百姓生活首页新闻中心百姓播报百姓心声智慧扬州百姓教育房产理财 电视直播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频道->爱阅之城,声动扬州->美文佳作

殷德平:胜似恩师(上)

百姓生活网www.yzcn.net 2024-01-08 15:57:31 编辑: 禹艳

在我人生当中,有一个人,不是我的老师,却胜似恩师,他就是我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宝应电大工作时的校长——韩厉观。

殷德平

在我人生当中,有一个人,不是我的老师,却胜似恩师,他就是我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宝应电大工作时的校长——韩厉观。

韩校长给我上了走上工作岗位人生第一课。1987年我从江苏商专毕业,班主任华干林老师要把我分到扬州农校做老师,也有可能留校,因那时商专分配很好,再加上那时好像没人愿意做老师,我婉拒了华老师,表示要回家乡工作。及至回到宝应,人事局给我三条路选择:党校、电大、职校任选其一。我一听心凉了半截。那不是还做老师吗?其时我有许多高中同学在电大读书,他们告诉我,电大福利很好,一去就能分到住房,这对于从农村进城的人来说,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我遂选择了电大。我揣着介绍信到电大报到,第一次见到了韩校长。他那时50岁左右的年纪,一张国字脸,一头浓密略带花白的头发,戴着一副眼镜,有点老学究的派头,看上去似乎有点严厉。他把电大的情况向我作了简要介绍,并对我提出了希望。那时宝应电大位于陵园路,占地1.77亩,只有原工业局的一栋办公小楼,前面靠近围墙有一排小平房,没有操场,没有实验室,有一间很小的图书室,别无其他。我觉得有点失望,这就是一个大学吗?第二天上班,学校门前就是嘈杂混乱的菜市场,推着自行车挨挨碰碰、费劲周折才进入校园,我更加失落。当天就去韩校长办公室,说我不愿意呆在电大,希望拿回介绍信,请人事局重新分配。韩校长显然对我的请求显得失望,言辞严厉地对我提出了批评。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电大是大牌子小单位,只要埋头工作,你们会有事业发展的空间。事后很多年,有一次韩校长跟我说,你别看你那时大学专科毕业,头昂得挺高,踏进社会,总会撞一两次南墙,所以我要给你一碗清醒剂。

韩校长用他对青年人包容的胸怀让我扎根基层教育岗位。做老师就做老师吧,既来之则安之。那年电大新分来三位年轻教师,分给我们前排两间平房,我与现任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卞祖强共住一间,来自江宁的高华独住一间。生活总算安定下来之后,学校安排我做87财会大专班的班主任,同时担任86经管大专班的《经济法》老师。第一次走进课堂,也许是同学们鼓励,两堂课下来,教室里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我低落的情绪似乎受到了一点鼓舞。工作第二年年底,我母亲患了重病,来年开春就离开了我们,我无限悲伤。母亲一生辛劳,未能享一天福就撒手人寰。那时我们姊妹三人都还没有成家,其时我刚刚恋爱,老家有个风俗叫“孝内操”,就是亲人去世,子女要么在百日之内结婚,要么三年以后再结婚。于是父亲开始为我张罗婚事。要结婚就得有房,那时还是福利分房时代,我去找韩校长,他说学校暂时没房,要不你先租房吧,学校补贴一半房租。于是我和未婚妻到处看房,终于觅得县城柳沟一处民房,楼下两间租给我们住,房租每月50元。我去向韩校长汇报,他说我们只能补贴一间房租的一半,每月15元,我心想,你也没说只能租一间,母亲去世的伤心、认为他言而无信的气恼,让我热血冲动,起身离开时把他房间的门重重一摔。我以为自此得罪了韩校长,不免有些惴惴不安,心里也有点后悔,有几天我看他确实都是黑着脸。实际上我不知道,他那时正被一小团伙的掣肘搞得精疲力尽。结婚以后,我一边教书,一边业余从事文学创作,短短两年,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了不少诗歌、散文作品。后来有一首诗歌在北京获奖,主办方通知我去领奖,因考虑到来去路费,我犹豫不决。后来有人把消息告诉了韩校长,他对我说,你去领奖,来回路费由学校报销。我不由得为他宽广的胸怀所感动。1991年,县委宣传部抽调我去筹建文联,文代会后,时任县委常委沈部长要调我去宣传部工作,我也蠢蠢欲动。韩校长知道我的心思,有一天他带我来到电大新校址在建工地去察看。他对我说,我们学校马上有这样漂亮的新校园,我希望你留在电大工作。我思虑再三,终于打消了跳槽的念头。

作者简介:

扬州文化艺术学校校长、书记,研究馆员。

来源:扬州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