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首页新闻 播报心声办事教育房产旅游理财 电视栏目
当前位置首页->百姓播报->都市报道

“团圆行动”助力跨越800公里寻根

百姓生活网www.yzcn.net 2021-10-14 11:38:19 编辑: 于竹青

年过七旬的王翠兰(化名)总会做这样一个梦:十岁出头的她牵着三弟的手,在乡间小路上慢慢地向家的方向走着。但一扭头,路上却只剩下她一人,无论她怎么呼喊,怎么寻找,三弟却再也没有出现……梦戛然而止,醒来的王翠兰泪水已沾湿了枕巾。

杨老汉(右二)终于和亲人团聚

杨老汉给姐姐擦眼泪

年过七旬的王翠兰(化名)总会做这样一个梦:十岁出头的她牵着三弟的手,在乡间小路上慢慢地向家的方向走着。但一扭头,路上却只剩下她一人,无论她怎么呼喊,怎么寻找,三弟却再也没有出现……梦戛然而止,醒来的王翠兰泪水已沾湿了枕巾。

62年前,扬州市江都真武的王家因家境贫寒,无奈将老三送养。此后,亲人天各一方,望眼欲穿。他们本以为这一生都没有再见的机会,但在江都警方的不懈努力下,他们终于在昨天等来了团聚。据悉,这次团聚,也是“团圆行动”开展以来,全国范围内成功寻亲跨越时间最长的一例。

“我的家在哪里?”

十多年来他苦苦寻亲

“七八岁时,从与亲戚、邻居的交流中,我知道我是父母领养的。那时候我就有一个疑问,我的父母是谁,我的家在哪里?”说起这些,河北邯郸66岁的杨老汉有些落寞。如今,他终于知道了答案,自己的根在800公里外的江都。

杨老汉说,养父母四十岁时还没有孩子,于是萌生了领养的想法。1959年,族兄从上海的育婴堂里,将他领到河北邯郸的养父母家。“几十年来,养父母对我视若己出,我非常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情。”2008年时,他认识一些同样被领养的同龄人,知道他们都在寻找生父生母,心里也萌生出寻根的念头,“我相信父母把我送走一定是不得已的,那几年是困难时期,他们把我送到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肯定是想让我能过得好一点。我理解他们的苦衷,所以坚定信念,一定要找到他们!”

杨老汉说,他的养父1988年去世,养母2010年去世。去世前,老两口都很支持他去找亲生父母。

因为知道自己是从上海被领养的,所以,扬老汉把寻根的方向锁定在江浙沪地区。十多年来,他每年都要来长三角寻亲,也加了很多寻亲群,每每得知其他人找到亲人后,他既为对方感到开心,又羡慕不已:什么时候,我才能等来团圆的那一天?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今年7月,公安机关突然与杨老汉取得联系,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得益于公安部“团圆行动”以及科技手段的帮助,扬州市江都警方发现当地真武镇有群众与杨老汉存在亲缘关系——杨老汉的根,找到了!

“三弟究竟在哪?”

六十多年来他们望眼欲穿

另一头,杨老汉的兄弟姐妹们,也在苦苦寻找这个远在他乡的老三。

杨老汉被送养时,大姐王翠兰已10多岁,早已记事。多年来,她总是莫名地回想起这样一幕:她牵着老三的手,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什么时候,老三才能真的回家呢?”每当想起这个问题,王翠兰总要长吁短叹一番。多年来,为了这个被送养的弟弟,她不知流了多少眼泪,也不知托人找过多少次:“说是被送到了上海,可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为了圆这个团圆梦,王家人找到了民警,进行了信息登记及采集,期盼着奇迹发生的那一天。

今年7月,江都真武派出所民警突然来到王家走访,询问他们是否还有一个弟弟。一听这话,王家人立刻蹦了起来:是有一个!

当民警告诉他们,经过比对,他们已经找到了老三时,王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激动得几天睡不好觉:“警察说,对方正在寻找我们,其实,我们也一直在找他啊!”

王家老二介绍,当年,父母生了四个孩子,“小时候,都是我带着弟弟一起玩,那几年困难,父母是农民,家里穷,养不了这么多孩子,万般无奈之下,委托住在上海的姨妈,把老三带到上海去,希望在大城市,他能过得好一点。”

“父亲走得早,1962年去世,母亲是1983年去世的,去世前,她一直念叨老三,可以说,她是带着遗憾走的。”说起这些,王老二唏嘘不已,他说,这些年他也托子女在网上发布寻亲信息,但一直没有得到线索。本以为这将成为他们一生的遗憾,却没想到62年后,他们居然还有再见的机会。

得知老三要回家,王家人都忙了起来,搭起了喜棚、买好了鞭炮。“孩子们说,要给小叔叔办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杨老汉的大哥王老大说,不仅自家人激动,村里的左邻右舍也都为王家感到开心,纷纷买了烟花、炮仗,脸上的笑容,更是止也止不住。

“团圆行动”助力

62年后,他们终于等来了团圆

10月13日,公安机关组织“团圆行动”亲人见面仪式。风尘仆仆从外地赶来的杨老汉,终于见到了亲人,四位老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这次团圆,四位老人足足等了62年。

“你姓王,你属羊……”见到三弟的第一眼,王翠兰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多年思念,一朝终于相见,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不断地重复着这几句话,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而杨老汉看着眼前一屋子的亲人,也是泪流不止。

“本来七八月份就要来江都团圆了,因为疫情原因,拖到了今天。但是,好事多磨,能够与哥哥姐姐团聚,能够回家,我非常开心、激动!”情绪稍稍平复后,杨老汉握着民警的手,连声道谢。

“我父亲以前干运输,常常来扬州,我现在是货车司机,专跑江苏线,三天两头就来扬州、来江都。我们从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家原来是江都!”看着激动的父亲,杨老汉的大儿子杨先生也热泪盈眶。他说,几十年来,父亲隔一段时间便要出门去寻根,他从心眼里希望父亲能够如愿。如今,父亲终于认祖归宗,是他们一家子的大事、喜事,“我现在有两个家,一个在河北邯郸,一个在江苏扬州。以后拉货来江苏,也是回家,还能顺路去看看伯伯、姑姑!” 

来源:扬州网